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奋笔疾书

道听途说

 
 
 

日志

 
 
关于我

做一生中应该做的事,做人生中愿意做的事,做别人不曾做过的事,做对自己及别人有益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接近历史  

2009-05-04 19:20:07|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是一个人们不愿意谈及的话题。一是仁者见仁,二是于现实没什么意义。我重谈文革无非是让人们以辩证的思想来看待事物。所谓辩证就是以全面的,发展的眼光来研究事物,也就是说,从平面上看,尽量把视野放开阔一些,从纵向上看,我们既多向后看,也要尽量向前看。做到这样,我们对事物的看法就会接近于公正,接近于合理,接近于真象。

昨日读一页文章,名叫《文革的第一大冤案》。文章总的观点,是抑毛扬刘的,难能可贵的是,文章说出了一些历史的真实。记得一九五九年,有一个庐山会议,会议对彭的问题进行了批判,会上给彭定了一个反党集团的结论。在这样的背景下,刘做了这样一些事情:

一、1962年1月开了工作会议。会上刘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名义,提出“反对毛主席只是反对个人”(放在现在,你反对总书记个人也是不行的),“向中央反映情况并不算犯错误,只要不是里通外国的,说可以翻案”。一个中央第一副主席,提出这样的观点,实际上是把与第一把手的矛盾公开化。一九五九年刚做出的中央决议,二年后,就要翻案,对于一个执政党来说,这是不严肃的。如果真的要翻案,中国不乱才怪。在这里,我们抛开批彭的问题正确与否,即使是错,也要错下去。稳定是大局。我们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在现实中来考量,放在今天来说,也是行不通的。如果温总理说胡总书记的科学发展观是错误的话,那该有多么滑稽。

二、刘在再版《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中加了这么一段话:“这种人根本不懂马列主义,而只是胡诌一些马列主义的术语,自以为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装作马克思列宁的姿态在党内出现,并且毫不知耻地要求我们的党员像马克思列宁那样去尊重他,拥护他为领袖,自己爬到负责的的位置上,家长式地在党内发号施令,企图教训我们党,责骂党内的一切,任意打击、处罚和摆布我们的党员”。大家看一下,就是一个小学生也知道这些带有明显个人攻击的字眼的火药是指向谁的。一个第二把手,竟说单位的第一把手是“不知耻”,单位的第一把手,该做何感想,一个最朴素的想法就是这个第二把手是要做第一把手了,而前提是必须在舆论上,把第一把手搞臭。

三、毛是反对搞三自一包的,可是中央主席的反对,竟没有一点作用。这还是正常的党内政治生活吗?文中说“尽管如此,他还是接受了毛的一些意见,并尽量听取他的建议”,一个中央主席只能去提建议了,说明党内的政治生活极不正常。而且当时,一些中央做出的决议与指示,毛已看不到了。毛与李富春的一句话,“你们什么话都不对我说”,说明毛在中央的地位有多么尴尬。在民主生活已经进步很多的今天,这也是极为可笑的事情。民主与集中,总是矛盾地体现在一体。我们看到在所谓民主高度发达的美国,总统却具有绝对的强势地位。如果没有集中,一个国家,一个单位,一个民族,就要动乱不可。

毛曾对二十四史情有独钟,这本书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的几千年社会发展史。而中国的社会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斗争史。政治斗争把他逼到了死墙角,他无路可退了。他只能反击了。反击的手段靠自上而下是不行了,因为党中央的决议在他反对的情况下,都一样通过,他只有发动一场自下而上的革命了。而组织群众,正是他的强项。所以,他的对手,就失败了。


于是,我想了一下,把当时的情景复制到现在,历史也会相似重演的。因为,把这个事情放在你的身上,你也得这样做。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