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奋笔疾书

道听途说

 
 
 

日志

 
 
关于我

做一生中应该做的事,做人生中愿意做的事,做别人不曾做过的事,做对自己及别人有益的事。

网易考拉推荐
 
 

做特立独行的自己  

2010-01-04 18:57:50|  分类: 消遣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特立独行的自己,是我一直的生活准则。

在读书时,我很少象用功的学生那样,拼时间,拼功夫。我认为读书功夫在书外。二年的高中学习生活从未在教室学到过十点以后。那时,是十点下自习。我更多地把功夫用在了提高了学习效率上。知识与学习方法都得学习。而很多同学不懂得这一点。于是,我在一所农村不知名的的高中依然于一九八二年考上一所专科学校。现在听来,一所专科学校实在是没什么可以夸耀的,但那时升学率在5%以下。那时的师资来源也非常复杂。我的英语老师,是一个返城的“知识青年”。这位老师,字写得极好。可能受文革中写大字报的影响吧。但英语语法几乎不懂,直到几年后,我到了师专遇到了师专的外语老师,才知道什么叫“不定式”。

高中时,学的是化学专业。但我却对从不感兴趣的文史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背诵茅盾的《白杨礼赞》,感受白杨树坚强不屈的人格,默记陶铸的 《松树的风格》,把松树做为自己人生的模具。哲学虽是公共课,我对物质与精神,内容与形式,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的关系非要探求个究竟。学到这里,已不是我非要做不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所能解释的了。那时,我对社会科学有些欲罢不能了。在一九九三年,我在大连考《国际贸易》,有一科是《哲学》,我只复习了一个星期,但过关了。我的一个内蒙古大学毕业的文科同事,却没能及格。

我在一所职业高中教书时,北京师范大学在赤峰要招一个后本班。当时,在赤峰高中教化学课的老师,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赤峰师专的学生。这次考试招生学校级别高,吸引了全市的大部分老师参加考试,这里面有赤峰二中的老师,赤峰四中的老师,喀旗锦山高中的老师。当时我还有些担心。但看到考试时我与那些考生的迥然不同的状态时,我便已经知道考试的结果了。无论是高等数学,还是有机化学,无机化学,心理学,教育学,我都是提前近一半的时间交卷。那时,我的一位表姐夫问,考的如何?答,如招一个,便是我。后来,果不其然。全市只录取二人,我是第一,第二名是克旗的杨秀峰。

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如果我们一直“勇”下去,我们就可笑傲人生了。

知识是有使用价值的。

在牛营子高中教书时,一个学生问我,加热,使化学反应向吸热反应方向移动。如果这个化学反应,既不吸热,也不放热,加热可使这个化学反应向哪个方向移动?高中课本没有这个问题。我翻阅了天津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材,也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多年后,我用哲学回答了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这个化学反应。即没有绝对的既不放热也不吸热的化学反应。换句话说,我们所见的所有化学反应,不是放热,就是吸热,只是热量大小不同而已。于此,我想起了毛主席在与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等座谈时,大多物理学家们,都认为电子不可再分。毛主席说,用哲学的观点看,电子也是可分的。而且会一直可以再分下去。几年后,物理学的发展证明,电子果然是可以再分的。比电子再小了粒子是夸克。毛主席用哲学解释物理学家们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便是哲学对自然科学的指导作用。哲学是关于科学的科学,果然如是。

这便是知识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